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乡村教师的自留地

用教育的理想打造理想的教育,用理想的教育来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

 
 
 

日志

 
 

《西部教育研究》2016.1:敢将丽辞赋新篇――试论曾令琪的辞赋创作(2017年版)  

2017-09-01 09:5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敢将丽辞赋新篇

――试论曾令琪的辞赋创作

顾建德

 

【摘    要】内江辞赋蔚然大观,传世之作灿若日月。内江辞赋作家曾令琪创作量多质高,其作品激情雅慨,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浪漫高迈,情酣意畅,自有风雷激荡,艺术品位上乘,艺术手法高妙,但作者若能克服偶尔每段换韵、用韵随意等不足,融入广阔社会,必能写出更多更美的辞赋华章。

    辞赋;曾令琪;文学评论;内江文人

【作者 简介】顾建德,四川省资中县金李井镇中心学校校长、四川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内江市教育与经济管理学科带头人

 

中国是一个诗文的国度。在美轮美奂的诗文世界里,辞赋这种具有鲜明特色的传统文体,千百年来一直受到文人骚客的青睐。

文脉渊远、文风馥郁的内江,历史上留下过颇多有名的文人辞赋。如汉代谏议大夫王子渊的《甘泉赋》、《洞箫赋》等16篇,还有唐代状元范金卿的《花萼楼赋》、宋代右丞相赵雄的《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明代阁老赵大洲的《合掌石赋》、清代高僧丈雪的《重修波尔寺记》、当代作家傅长楠的《江城赋》、朱英的《西林寺赋》……可以说,内江历史上的传世辞赋美如星辰,灿若日月。这些辞赋,赋雅华镂,辞韫九畴,恒流久远。

伴随着改革开放伟大时代的到来,内江文坛的辞赋,因一大批文人雅士的舞文弄墨、精心炮制、经年侍弄,又呈现了一个繁花似锦的大好局面,彰显出时代文学气象的新流风。原籍内江的当代戏剧家巴蜀鬼才魏明伦,曾在戏剧、杂文、词赋碑文等领域穿梭,尤其在杂文和辞赋方面取得了令人景仰的文学成就;著名国学家甘光地的《内江赋》登上了《光明日报》之高堂,赋传甜城、饮誉华夏、名扬四方。此外,阴世全、罗正洪、何永忠、吴向东、汤洪高等难以计数的作者,都有不少辞赋佳作或见诸报端刊首,或浇铸于铜钟、镌刻于碑石。

在内江众多的辞赋家和辞赋爱好者中,笔者文友——中国辞赋家协会理事曾令琪,在传承、复兴中华辞赋文化中尤其让我心生敬意。曾令琪的辞赋,不仅量多,而且质高。其窖藏异香的格调,耳目一新的内容,意蕴悠长的文字,喷薄挥洒的激情,虽曲高而读者甚众,虽韵雅而歌者极广。

南朝刘勰《文心雕龙·诠赋》曰: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观,故词必巧丽。丽词雅义,符采相胜。曾令琪的辞赋,激情充沛,用词雅丽,入古能化,耐人寻味,不仅有与时俱进的新风格新思想,还有悠悠乎秋水长天落霞孤鹜之余味,郁郁乎岸芷汀兰浩月千里之芬芳。

一、山水风物入腕底

令琪出生于书香世家,成长于沱江河畔。良好的家风和明丽秀美的山水孕育了令琪的诗书生涯和卓绝人生。他从小在身为教师的父母感染下,开始吟诗作文。后来考入了南充师范学院中文系,又从全国著名的诗词专家郑临川、何承桂先生那里接受了良好的诗词训练,从赵义山先生那里接受了良好的散曲训练。令琪在大学时还喜爱书法,经常自撰诗词、对联参加各级各类书法竞赛和展览。参加工作后,他对城市的繁华未及流连,总是利用假期周末游历名山大川,倾自己所学去描绘魅力无穷、云烟变幻的瑰丽江山。他立志高远,为摄取造化之精奇,常常步出书斋,在真山真水和纷繁的大千世界中寻找创作之源。正因如此,他的辞赋创作每每呈现出藏万象于胸臆,出机杼于腕底的美学风貌。

1.题材广泛,多姿多彩

令琪是一个思想深邃、爱好广泛、视野开阔的诗意文人。每逢长假,他身带烟霞之气,披榛履棘,探幽巌于荫翳;攀萝扪葛,听清泉于深涧。周末闲暇,他怀揣关注民生、体察社会之情,行走于市井巷陌;夜深人静,他伏案于书斋,寄情于书山,悠游于瀚海,与先师贤达交流对话,并将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心之所思、神之所驰融于笔底,演化为一篇篇精妙的佳构,其题材涉及山川风物、名胜古迹、地方特色、人文教育、理想情怀、追思缅怀等方方面面。摹山绘水之作,不仅是图形关河山海,更抒其仁智忧乐情怀;晨钟暮鼓之辞,不仅是述描道观寺院,更显其警世启魂追求;乡情友绪之赠,不仅表达世俗人伦之纷慨,更有和谐逗趣之轶事;格物崇志之曲,不仅是咏物杂记之文,更是体物悟道之章。就是每篇辞赋的表现技法也匠心独运,多姿多彩。如《观音山赋》、《甘肃西峰赋》、《沙家浜赋》、《浏阳河赋》等的写景,其山姿水势如在眼前。《观音山赋》以开九域之气势,其乐融融。龙脉蜿蜒,山形高耸极写山之雄伟,山之高大;翠微叠翠,浩浩绿色之海;岚光有岚,巍巍百丈之松于磅礴之中尽显山之秀美;《浏阳河》水蜿蜒而龙翔……浏渭一河,三湘共享。地连湘贛,扼二地之要津;势通南北,守两湖之要彊既写出了浏阳河势若奔鸿的气概,又把其地理位置的险要交待得清清楚楚。《隆昌阁赞》、《铁观音赋》、《龙宫赋》等的状物,其雕形图貌栩栩如生。《隆昌阁赋》开篇即以耸立斯域,傍古驿坊。乃建此阁,命曰隆昌……阁高六重,明清式样。宝项飞塔,气象端庄介绍了隆昌阁的得名、外观,让人如临其境,如见其形;《祭慈父文》、《先妣李太夫人事略》等篇的叙事,绘声绘色娓娓动听;《中华酒神赋》、《上中共中央政治局书》等篇的说理,又鲜明清楚练达警策,给人一种哲理深邃、诗意悠长、结构严谨、境界宏阔、艺术浓郁、气势磅礴的大手笔之感。

2.内容丰富,目不暇接

令琪辞赋不仅题材广泛,而且内容丰富。其中,有缅怀逝者、亲人的《徐母张太夫人碑铭》、《先妣李太夫人事略》、《太母何氏孺人碑铭》、《祭父母文》等碑铭;有游览登临名山大川庙宇楼阁所写的游记,如《宁国寺钟鼓楼记》、《永庆寺记》、《隆昌阁赞》、《宁国寺赋》、《沙家浜赋》、《永庆寺赋》、《射洪太兴赋》、《高凉赋》等;有帮文友撰写的书斋、亭阁、书法、绘画等小记、小序,如《心雨亭记》、《齐贤斋记》、《田明珍、丁常辉先生书画集序》、《蓝天·新龙杯青少年书画大展赛作品集序》;有为商贾酒店屋宇楼盘撰写的《祝家庄全牛火锅赋》、《绵州映像大酒店赋》、《黔江鸡杂赋》、《中豪·资州印象赋》;有赞美祖国物华天宝的《国酒茅台铭》、《国酒茅台赋》、《铁观音赋》;有传达心曲的《马赋》、《爱竹说》、《为学》、《汶川大地震赋》等等。这些或流丹于楼堂馆所风景名胜,或装点在街道小院厅堂黉门,或发表在报刊流布于文友的辞赋,给人一种瑶草遍地、琪花灿烂、目不暇接、韶光无限的美感。

3.积极入世,视野宏阔

在当代辞赋创作中,一些悠闲赋家名流,总是醉心于山水的游玩,不时徜徉于山水之间,寄兴于海天之外,兴之所至,细吟浅唱,潇洒快意,让人随着所描写的晓风残月、清流幽谷、古刹钟声,获得一时的逃世之惬。而令琪的辞赋却是在各种题材的创作过程中,书卷在握,丘壑在胸,记录游踪,感悟性灵,发今证古,追本溯源,深探文史,守望文明,仰承传统精神,俯揽时代价值,从而让每一篇作品都有洞察感悟,思索叩问,形成独特的人文情怀和厚重的思想情愫,抒发了丰富的思想情感和精微的人生哲理。如《心雨亭记》中,作者自述登上心雨亭后不禁神为之怡,而心为之畅,自以为羲皇上人焉,此处自比为羲皇上人,体现出了一种怡然陶醉的情态。正是因为作者有广阔的胸襟,才能于览山赏水之中发思古之幽情,忘世俗之喧嚣,纵显一种畅达乐观的心态。在作者眼中,山水宏微,皆可入景。至若细雨霏霏,则可小坐听雨……此一境也;或手谈一局,银边金角……此一境也;或将出美酒,仰观俯察……此又一境也。俄顷即见三境,自得之情溢于言表,非是有大智慧之人,否则岂能览自然之物而品其甘冽,于清风雅韵之中觅得人生真谛?

《上中共中央政治局书》中,令琪不因自己乃一介布衣而对国家社稷之事置身事外,而是积极上书谏言一曰振纪纲……二曰戒奢侈……三曰重民生……四曰固一统,诤诤之言发于肺腑,殷忧之心溢于言表,充分折射出作者对时局的关注,对社会民生的关注,充分折射出作者积极入世、忧国忧民的文人心态和宏阔视野。

二、激情荡漾生风雷

《荀子·修身》曰: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令琪是一位深具浪漫情怀和理想主义的诗人,也是一位具有独立人格、富有社会责任感的赋家。他追求的是进步、高雅而非庸俗。他一贯主张文以载道,他以他那带有灵性的文字、饱含深情的辞赋,抒发着自己的性灵,感染着万千的读者。

1.寄情山水,畅意行吟

作为作家,令琪深谙生活是一切文学本源的真谛。所以几年来,他把自己浸淫于祖国的青山绿水间,竭尽全力去体验和捕捉各地风土人情的诗情画意,他笔下的每一篇流连山水、体现竹林风韵的辞赋,都是关于自然的心灵颂歌——是诗,是画,更是自然美、艺术美和情思美的展现。

描绘竹林风韵和山水美态融入了令琪对生活的理解,对家乡自然景观和异域风貌的深深挚爱和眷恋,也成就了他鲜明的作品风格。

无论是隆昌阁的佛声,还是宁国寺的钟鼓,乃至资中的山川风貌,龙宫的毓秀钟灵,都在令琪的辞赋中得到了复活。故乡的一山一水,深深印在他的脑海,每到一处风景圣地,他便用辞赋记之,真真切切洋洋洒洒的不仅是山水之爱,更是对生命的一种探索和追寻。《隆昌阁赞》、《宁国寺钟鼓楼记》、《资中赋》、《九江龙舟赋》、《甘肃西峰赋》、《甘肃合水赋》、《龙宫赋》、《浏阳河赋》、《永庆寺赋》等等如奔涌的江水一发不可收,纷纷从他的笔端涌出,成为浮躁喧嚣之世一道独特而清丽的风景。木刻楹联,翰墨芬芳。圣乐梵呗,彩幡轻扬是隆昌阁带给他的感官之美,圣公之泉,细细汩汩泛泛;清凉冷洌,爽爽甘甘甜甜。披襟乘磴,列笈俯泉;兰气熏酌,松声韵弦,是甘肃合水在他心底留下的诗篇。山川风物之美,可歌可叹,可吟可恋,令琪于行走间,把心融于自然之中,感知、行吟、抒写,以文人的大手笔留住山川风物之丽影,又以其充沛情感赋文字以灵性。其行蜿蜒如游龙,其文奔流似泓泉,都付予篇篇辞赋中。

2.关爱亲朋,恩谊永铭

爱是人类的永恒话题,是人类最基本的情感,也是一位作家的灵魂和生命。令琪是受过苦难的人,生活的历练让他深刻的参透出人生的真谛:生命短暂,名利如尘,世间唯真情可贵,唯艺术永恒。人生的最高目标是追求真善美。而写文作赋,主要是一种对美的审视,对美的追求,对美的创造。由此,令琪胸中的名利烟尘被荡涤一空,世间美好的东西则被他格外看重。

在令琪的眼里,不仅对自然山川有一种由衷的热爱,对生养自己的父母更是发自内心的感恩铭记。如《祭父母文》实乃令琪真性情的流露:哀哀父母,生我苦辛;今我来祭,河山氤氲,作者以直抒胸臆的手法,写出对父母辛劳一生的感激与心酸。父母养育子女从来不奢求回报,以至于被一些人认为是理所当然,不知感恩。而令琪携妻小家人扫墓之际,思念感佩之情却油然而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带着对久逝父母的思恋,自然而然便吟出了最为真挚的佳篇。

3.关注社会,悲天悯人

令琪有着自强不息的精神,也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他深受屈原楚辞的感染,也深受杜甫诗史的影响,他的很多辞赋都哀叹时世的艰难,怜惜人们的痛苦,传达出对社会腐败和人民疾苦的悲愤与不平。

令琪的文笔伸出了小我的象牙塔,常常在人世间的饥饿、贫困、疾病、天灾、流血的风风雨雨中浸润着。他的很多辞赋都是怀着悲悯之心,去描绘社会的生活,感受黎民的痛苦,思考百姓的命运,抚慰弱者的心灵,尽显侠骨柔情,给人既温暖又强烈的情感冲击。

《汶川大地震赋》是这方面的代表之作,是一曲对生灵痛悼的悲歌。千村霹雳,妖风呼啸;百县震颤,哀鸿低号;乡校跌宕,童稚音销;人撄其凶,地陷其糟;举国之殇,哀我同袍,对地震灾难侵袭造成生灵的涂炭,令琪既痛且伤。作为一介文人,令琪无力扭转天灾带来的伤害,但他却愿用一颗仁爱之心,去贴近人们的心灵,与灾区人民同呼吸,共命运,把一颗热诚的赤子之心展现得淋漓尽致。

令琪辞赋中的悲悯,不只在人与人之间,还体现在人与万物之间。令琪笔下的悲悯如情感的一脉活水,有时漾开柔波,有时惊起阵痛,他以一个文人的纤弱之笔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声音,传递着人世间的温情,呵护着这个世界的美丽,提升着心灵的温度,折射出一个作家独特的人性和文人的良知。

三、继承古法志创新

汉赋四大家之一的扬雄认为:读赋千首,乃能为之。当代白鹿小生在《赋都新苑》发刊辞中说:赋文传世,形态递变,高潮迭起,辗转复荣。贵在不断创新,与时俱进。动则无僵,灵而愈菁。继承与创新,永远是相辅相成的孪生兄弟。令琪长期致力于古典文学的研读,在辞赋创作上展现了较为深厚的功底,同时也大胆地进行着创新的探索,继承不泥古,创新不离宗,表现出他对于传统文化的一份虔诚的尊护。

1.博览群书,胸有丘壑

令琪出生于诗书传家、讲究礼仪的家庭。祖上留下的儒释道、文史哲等书籍,给了年少的他不断茁壮成长的精神食粮。进入黉门求学和踏上社会之后,他更是发疯购书、痴迷读书,书给了他身心以极好的按摩和怡养。在博览群书的过程中,他的心性理得以日益完善,才情气得以充分提升,精神生命得以不断张扬。199712月,令琪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诗歌研究专著《周恩来诗歌赏析》;1998年夏天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199810月出版散文集《梦游历史》。此后,令琪一发而不可收,先后出版散文集《破碎的星空》、长篇小说《你的胴体我的脸》、文艺鉴赏集《名句、名篇背后的故事》、诗集《抚摸疼痛》、评论集《曾言无忌》、研究专著《朱德诗词曲赏析》、《末代状元骆成骧评传》、文史杂著《巴蜀明珠资中》等,并在《人民文学》、《中篇小说选刊》、《今古传奇》、《散文家》、《诗潮》、《知音》、《今日文摘》等刊物发表众多的作品。2009年,令琪两次获得《人民文学》散文征文奖。2012年获得人民文学古贝春散文大赛一等奖。2015年,令琪再获人民文学征文奖。其辞赋被《人民文学》和《中华辞赋》杂志刊发,深受好评。据不完全统计,令琪写下的文字,已突破400万字,发表、出版的文字,已达340万字。这些让人惊羡的收获,完全系于他阅读、思考和写作的勤奋。

为传承光大中华辞赋文化,令琪更是喜欢在人散后,一钩残月天如洗的静夜,沏一杯清茶,点一盏心灯,伴一窗幽竹,将《律赋衡裁》、《佚名·赋谱》、《文心雕龙·诠赋》、《赋学微义》、《汉代辞赋研究》、《北宋辞赋研究》、《元代辞赋研究》以及《历代辞赋总汇》等辞赋书籍进行系统的研读。

因此,在骚赋、汉大赋、骈赋、律赋、文赋的书香、书魂、书韵的氤氲中,令琪不仅受到了心灵的洗礼,思想也走向了纵深,精神版图更为广袤,而且对于各种题材、各种类型辞赋的写作也更加胸有丘壑。

2.使事用典,自然恰切

令琪对中国传统辞赋研究颇多。他推崇:赋之魂在意,意深赋自灿;赋之情在真,情真赋自动;赋之辞在新,辞新众争赏;赋之韵在今,今韵通四海。因此,他的辞赋也有其诗歌那种情真、意藏、象美、言凝的美学风貌。为了企及汪洋恣肆高端大气的辞赋高格,令琪在辞赋的创作中,不时使事用典,以从不同角度和方面,去铺排艺术形象,增加作品的容涵量,更加完满的表达作品的主题。

   如《资中赋》里,就有一段集中使事用典的文字。忠臣不遇,苌弘之血三年碧;词臣可钦,王褒之赋世皆讴。短短两百多字里,令琪历数资中古今名人雅士以及资中发生的盛事,对资中人文荟萃、人杰地灵的地理环境给予了高度赞扬。令琪从苌弘化碧、王褒擅赋、……状元赵逵与骆成骧,一气写到康式昭十万携后辈、诗人傅天琳一奖庆丰收。真可谓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使事用典虽多,却不显堆砌繁芜。

此种情况,在其他辞赋里也有所体现。诸如《国酒茅台赋》开篇写酒的来历,以及人们对酒的爱好,令琪逐一例举杜康造酒,秦穆公、汉高祖、荆轲、伯牙、曹操、关羽与酒的故事,以古帝王将相、文人雅士爱酒好酒之例尽显酒之美、味之芬,从而烘托出为酒赋赞的主题。

使事用典是一种替代性、浓缩性的叙述方式,也易使作品内容质实,含蕴深刻,故历代作家的作品中也不乏使事用典。令琪博闻强识,深谙典故之妙用,其辞赋用典较多,内容涉及到经典文论、篇名、人名、史传中人们熟知的历史人物和事件以及一些文学故事、小说中的典故。这些使事用典,或分散、或集中、或移用原句、或化用其意,俱能做到安稳妥帖、自然恰切、通俗易懂。用典以写景,用典以状物,借古以喻今,取典以化珠,从而使令琪的作品显得特别的丰腴深厚。

3.句法变换,师古求新

令琪在长期的辞赋研究和写作实践中,深谙辞赋的起源和流变、不同时代的赋文韵律和辞赋的用韵特点,辞赋句式与诗词句式节奏的区分、平仄特点与要求,尤其对辞赋的创作章法了然于心。他刊于《人民文学》2015年第8期增刊上的《观音山赋》、刊于《中华辞赋》201512期上的《甘肃西峰赋》等,其解题、铺垫、叙事、喻理、抒情、起势、布局、过渡、收尾,都依规运笔,按矩遣章。行文之流畅,顿挫之铿锵,对仗之工整,骈句之精当,皆有法度可依。读来,你会禁不住三咏九叹一泻千言,甚至沾些夫子之形学究之态,捻须晃脑长吟击节,足蹈手舞歌喉婉丽,不知今宵酒醒何处而忘乎所以。

唐佚名《赋谱》曰:凡赋以隔为身体,紧为耳目,长为手足,发为唇舌,壮为粉黛,漫为冠履。苟手足护其身,唇舌叶质度;身体在中而肥健,耳目在上而清明;粉黛待其时而必施,冠履得其美而即用,则赋之神妙也。纵观令琪的《射洪太兴赋》、《高凉赋》、《登楼赋》、《归田赋》、《齐贤斋记》、《爱竹说》等辞赋,可以发现,他的辞赋语言句式紧、长、隔相间使用,五字以上的句子一般含一个虚词;除了篇幅短小的外,一般是一段一转韵;尽量平声韵和仄声韵交替使用;有时权衡利弊,平声韵和仄声韵没有段段交替,但一般转韵;长段之内也转韵;段落之首一般都有提引语提示;段内转韵的位置是在内容有转变或延伸之处,且有提引语提示;全篇尽量避免重韵;平声韵、仄声韵不混押;力求隔句全部遵循走马蹄律,即押平声韵时,句脚是平仄仄平式,押仄声韵时,句脚是仄平平仄式;力求骈句中节奏点前后平仄对应;用换韵使韵律跌宕起伏,不平直;有些议论性较强的段落用仄声韵,有些铺陈性段落用平声韵;文章的气氛错落有致,以形成澎湃起伏的语言动感美,避免读者产生阅读疲劳感。所以,他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观音山赋》,发表在《中华辞赋》杂志的《甘肃西峰赋》,发表在《作家文汇》(即现《四川作家》)上的《四川青少年文学院赋》,发表在《内江日报》后收入《艺苑琼葩》一书的《资中赋》、发表于《磐石》上的《合水赋》和《中豪·资州印象赋》等等,每篇读来,皆会有字正而唯恐腔之不圆,必须咬文嚼字之感;皆会有文章通达一气呵成唯恐诵之不畅,必须小心吟读之觉。这些赋,耐读宜诵,深思有道;这些赋,读来上口听来入耳,实乃当代文人辞赋之佳品。

当然,令琪的辞赋也并非十全十美,也有一些美中不足、需要改进提升的地方。璧中扪暇,审之大致有三:

其一,令琪稍早的辞赋喜欢每段换韵,在形式美上略显不足。而最近几年的作品,开始尝试同一篇辞赋使用同一韵部的韵字。从令琪辞赋创作实践及其作品的魅力上看,笔者比较欣赏后者这种同韵到底、一气呵成的用韵方式。这样一来,无论阅读、朗诵,都能表现出一定的节奏感、韵律美,引导读者尽快进入作者预设的情境之中,带来内容以外的增值效应。曹丕《典论·论文》提出诗赋欲丽,孔子说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左传.襄公二十年》),除了内容的把握外,形式美的追求,应该成为作家在创作时自觉遵循的美学原则。

其二,令琪的部分辞赋在行文和用韵上偶尔存在一定随意性。从体式上看,令琪近几年的辞赋,处在骈赋与律赋之间。骈赋韵类汉赋而篇幅精短,崇尚骈偶,对句工整,喜欢使事用典,近于诗歌;律赋为唐宋科举试体,严律而求工,但程式拘泥。行文和用韵随意,虽可解放作者的思想,但另一方面却规范性不足,影响了铺采摛文,体物写志(刘勰《文心雕龙·诠赋》)的辞赋特点的展现。希望令琪尽量避免这种随意性,以避免意不称物,文不逮意(陆机《文赋》)等瑕疵的发生。

其三,令琪的辞赋在题材上还可以进行大胆的开拓。知识渊博、善于思考是令琪的优点,但长期生活于书斋,也可能导致作家视野受限。须知,一篇辞赋佳构,总是表达上铺张扬厉,雄浑博大,用语上逞词藻饰,绚烂多姿,形式上骈俪整饬,和谐畅达。因此,希望令琪能更进一步走出书斋,走进社会,开阔视野,拓宽题材,伫中区以玄览,颐情志於典坟(《文赋》);设若如此,则无论咏物写志,即景抒情,还是思旧怀人,纵览古今,都必能更加激荡万象,让深邃的思考与历史、现实更紧密结合,从而写出更多更美的华章。

总之,辞赋是一种不歌之颂爽社会之耳的文学体裁,是中国古代先人心血浇灌的文化奇葩,是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财富。今天,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的历史征途上,旧瓶新酒,辞赋文学又呈兴盛之势,为讴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和各民族人民美好生活,为赞颂锦绣河山和翻天覆地的变革而极尽其文学使命。而辞赋集诗、词、散文、韵文等文学体裁于一体,辞赋写作更需要作者具有恢弘的文学才华,以及较高的思想境界、宽阔的胸襟和体察民生的情怀。

 

现在,令琪担任中国第一大综合性文学民刊《西南作家》杂志的主编,还成为了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理事,他的交游日广,见解日新,写作的境界也愈加不同。我想,以令琪的学养和功底,以他的勤奋和执著,以他的善于思考和积极探索,以及精益求精的精神,在他“知天命”之后,他一定会继续锐意创新,被金石而德广,流管弦而日新(《文赋》),写作出更多讴歌改革开放、记录时代精微、传达人文情怀的富有感染力、生命力和影响力的佳篇美作。崭新的历史时代,必将赋予创作日臻高峰的令琪以更大更高的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