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乡村教师的自留地

用教育的理想打造理想的教育,用理想的教育来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

 
 
 

日志

 
 

“天开画禀犹驽行 精血沃得群芳灿”——船城名家、资中叶脉画创始人孙文光及其作品评介  

2017-06-13 11:3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开画禀犹驽行  精血沃得群芳灿”

——船城名家、资中叶脉画创始人孙文光及其作品评介

顾建德   王作东

 

历史文化名城资中,文脉昌盛,名贤辈出。其中在书画领域,人们熟知的内江籍国画大师张善仔、张大千兄弟就曾一度生活在资中,并与资中的山山水水结下了不解之缘,1956年,张大千在巴黎会见表亲郭有守时,还赠送了凭记忆绘画的《资中八胜图》。资中画苑的另一盛事,是由资中画家独创的叶脉画,因其精良的工艺水平和独特的人文价值,近年被评为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而资中叶脉画派的开山祖师,就是资中土生土长的著名乡土画家、资中县文化馆原副馆长孙文光老先生。鉴于孙文光对资中书画艺术和文化名城建设的卓著贡献,资中县人民政府于2014714授予孙文光等五名同志“船城名家”的光荣称号。在五位“船城名家”中,孙文光当之无愧名列首位。

天禀资少年  科班造专艺

孙文光,别号一玄,号重龙山下人,1930年生于资中县高楼鎮一户农民家庭。他自小就对书画艺术特别感兴趣,对线条、色彩比较着迷,一天到晚喜欢写写画画,不但在学习之余用个小本本临摹书上的人物、动物,而且家里的墙壁、地板都留下不少他用石子、墨灰“挥洒”过的痕迹。可惜后来他画过画的多个小本本因年久辗转,再也找不着了。不管是跟着大人赶场还是走亲戚串门,他都喜欢东看西瞧,专找那些有画儿的地方。遇到感兴趣的画,就停下来直着眼睛仔细端详,还用手比比划划揣摩。从读初小、高小到上中学,孙文光有空就画,天长日久无师自通,画画的天赋和灵感逐渐显露出来。

土改过后,有着美术天赋和爱好的孙文光被分到资中县文化科工作。1955年经组织推荐,他考入了四川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接受冯建吴先生的指导。在大学学习的三年中,孙文光抓住难得的学习机会,如饥似渴的系统学习了各种绘画理论和专业绘画技法,并在导师的指导下勤学苦练画艺。除了上课作画以外,课后他也常常主动到画室练习,一练就是几个小时,节假日还自费到工厂农村或野外采风。对全国各地举办的各类重要美术展会,他在当时经济非常拮据的情况下,也尽量省吃俭用挤出钱来,前往现场观摩学习。由于孙文光本身就有较好的绘画基础,加上谦逊好学勤于钻研,三年的大学科班学习下来,他不仅在美术理论修养上有了质的提升,在绘画技艺上更是突飞猛进,由一个自学成才的“野路子型”美术爱好者,成为了有扎实理论基础和实践能力的年轻专业画家。1958年夏天,品学兼优的孙文光大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北京工艺研究所担任美术组组长。这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一下子就当上了市级美术专业机构的业务领导,显然与其出众的能力水平是分不开的。

在北京工作一段时间后,为支持家乡的文化事业发展,孙文光放弃了在首都工作和生活的优越条件,回到资中县文化馆工作。重回故土上班的第一天起,他就怀着满腔激情,每天废寝忘食的投入到美术创作中去,创作出了一幅又一幅精品力作。同时,他还将自己的所学与创作经验,向一些刚涉足美术的群众爱好者倾囊以授,并经常与全县各地美术工作者切磋交流,共同提高创作技艺。因为工作勤勉出色,朱德云馆长动员并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他被任命为文化馆副馆长,主要负责美术创作方面的群众文化工作。

风雨沥肝胆  长夜砥丹青

就在孙文光一门心思扑在美术创作等群众文化工作中时,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席卷了神州大地。在十年浩劫的漫漫长夜中,面对破四旧、大搞阶级斗争、仇视知识分子等种种“极左”逆行,孙文光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独立寒秋坚守初心,不但尽最大努力保护了大量文物、保护了很多同志,还在政治寒冬中一有机会就偷偷坚持练习,让画艺不断精进。

当时的资中文化馆机关驻地就在文庙内,文庙不但供奉着孔子的石雕像及其部分弟子的牌位,还供奉着众多先贤名流的牌位,同时还张挂着清代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八位皇帝和民国时期林森、蒋介石所题的匾额,此外还有康熙皇帝手书的大学、中庸石刻碑等大量珍贵文物。面对狂热的破“四旧”风潮,孙文光找到朱德云馆长,力主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这批文物,绝不能让它们毁于一旦。在朱馆长的鼎力支持下,孙文光联同其他副馆长以及杨祖垲、王世贵、王志行、秦望东等同志,冒着极大的风险,将大量文物包括一些体积较大的文物,用巧妙的办法藏匿和保护下来了。比如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给各个匾额糊上纸,裱上当时流行的政治宣传画,或者在石碑上用石灰写上毛主席语录,如此一来,那些破“四旧”的人们就不敢来搞破坏了。

在担任副馆长期间,孙文光在保护同志、保护群众方面,总是竭尽全力、奋不顾身。文革中,资中丛华瓷厂烧制了一幅十分应景的“朵朵葵花向太阳”图案,镌置在县人民广场司仪台上。安装完毕后,远看毛主席像似乎比葵花还小,由于图案制作者是右派何昭恕,于是公、检、法系统成立专案组对何昭恕进行调查。此时,孙文光主动站出来说:“这个图案是我设计的,何昭恕只负责制作,再说资中丛华瓷厂也烧不出更大的瓷器来,其实毛主席像与葵花相比只大不小,但因为观察距离和角度的原因,让人感觉主席像偏小罢了。不信,请组织上去看原模型。”通过孙文光大胆而有理有据的争取,终于为何昭恕开脱了对毛主席不敬的罪名,后来何昭恕因此成为了孙文光一生的挚友。还有一件事,原水南供销社办了一个专栏在水南街中码头西墙上,作者用黑白木刻画形式画了一个毛主席像作为刊头,当时有好事者上报公安局,说把毛主席画成黑色,是侮辱毛主席。公安局找懂画的孙文光来鉴定,孙文光说:“这种画法是有的,只是他的技术比较差,今后叫他不要再画领袖像了。而且从整个专栏来看,这个人本质还不错,他选的专栏内容都很好,可以肯定。”就这样一席话,让这个专栏作者摆脱了一次无妄之灾。

除了坚持绝不整人、多行好事义举之外,孙文光在那大批“白专”路线、把知识分子打成臭老九的阴霾岁月里,也一天没有放下过手中的画笔。当时的画坛和文坛一样,提倡“高大全”、“红光亮”,反对“花花草草的资产阶级低级趣味”,因而写革命标语、画领袖像和歌颂“文革”的题材,就成了所有画家必须完成的“革命任务”——对于那些被专政起来的画家,其实是连这样的权利也难以奢望的。孙文光白天努力完成那些被迫完成的“革命任务”,空下来的时间特别是晚上就偷偷干起了自己的丹青老本行,用最简陋的器具不断的写呀画呀,时而静如处子凝神静思,时而动如脱兔笔走龙蛇。“文革”十年,对于孙文光来说,既是黑暗蹉跎的十年,也是自我砥砺的十年,更是画艺日臻成熟的十年。

热肠掖后学  春泥沃众花

孙文光在文化馆长期负责群众文化艺术的组织和培训工作,为培养更多的美术骨干,他策划组织过多次美术培训班和创作班,并亲自给学员作现场讲解和示范,手把手的热心教导学员。这些培训班主要以画人物画为主,囿于当年的政治气氛,人物画在题材选择、表现手法等方面都必须严格把关,否则作品通不过是小事,犯上政治错误就不得了。孙文光的办法是,画的题材由作者本人选,表现技法根椐具体情况和作者爱好而定,但统一要求在创作时必须紧扣时代脉搏,尽量不逾越红线。这种既适应政治气候又相对宽松的创作要求,加上孙文光的悉心调教,逐渐为资中培养了一大批人物画的专业创作者。

由于孙文光等人的努力,资中的人物画在省内外也有了一定名气,很多知识青年纷纷慕名前来找孙文光学习美术创作。后来,这一批批学习者有的成为了各级领导,如原内江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黄忠、原资中县政协副主席张子蒸、原内江电视台台长姚伟民;有的成为了美术界的创作骨干,如炼存高、何影、杨建康;有的成为了活跃的群文干部,如徐亚丁、孙好平、杨世荣;有的成为了优秀的美术教育工作者,如邱昌祥等。2014年,教育部“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书写教育学科领域唯一得主,中国硬笔书法协会教育培训中心书法教育教授黄斌武先生,也是当年与徐亚丁、孙好平同为孙文光先生门下弟子的。

孙文光还特别重视对农村美术人才的培养。在他主持的美术创作培训班中,他对农村学员尤为关心,花了很多时间精力指导他们画年画、农民画等,由此全县各乡镇陆续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农民画家,如龙江的蔡长富、蒋森林,陈家的陈淑芝、刘奉德,孟塘的黄笃胜,骝马的邱建国,重龙镇的彭合林,板栗桠的申朝明、王作东、吴昌良、陈啸等。为扶持农村的美术创作,他提议文化馆组织的培训班对农村学员全部免费,他还要求每位农村学员都要学会一、两门能挣钱的画画技术或与美术相关的技术。为此,他邀请何昭恕等老师为学员教学雕塑、石刻、剪纸、装裱字画、摄影等,并热请为他们寻找相关工作以增加副业收入,进而达到以艺养艺的目的。板栗桠镇的吴昌良、陈啸和王作东等农民画家,正是受益于孙文光的帮助,所画的画在市场上渐渐有了销量,因而更加专心致力于农民画的创作。

改革开放后,孙文光意识到,丰富农村文化生活,推进农民画创作的繁荣发展,有必要将农村文艺爱好者特别是农民画家组织起来,发挥好群团组织的协作力量。为此,在县文化局干部陈建国、杨世荣和板栗桠镇农民画家王作东的提议下,经过孙文光的热情呼吁、大力支持和亲自命名,19861226,四川省第一个全部由农民组成的、极具地方特色的书画文艺团体——资中县板栗桠农民诗书画社宣告成立了。在诗书画社成立大会上,孙文光被选为理事会顾问,他当即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诗书画社的发展提出了殷切希望,号召画社同仁要认真学习党和国家的文艺政策,积极贯彻“双百”、“二为”方针,为全县两个文明建设做出积极贡献。在孙文光及县文化馆各位老师的关怀和指导下,板栗桠农民诗书画社日益发展壮大,农民画家的艺术水平不断提高,目前全社已有国家级书法协会会员1人,省级书法协会会员1人,市级书法协会会员2人,市级美术协会会员2人,县级美术协会会员4人,县级书法协会会员5人。该社成立30多年来,共创作各类文艺作品上万件,有上千件在全国各级进行展览或刊发,并获得上百项不同层次的表彰奖励,同时还有6人出版印行了个人作品集。近年来,画社还创办了专刊《板栗一枝》,现已刊印47期,受到了资中县委宣传部和文体局领导的高度评价,《资中宣传》和《磐石》杂志也长期刊载画社社员的美术作品。由于上述骄人成绩,板栗桠也因此被省委、省政府命名为“四川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道格钟国统  创作源生活

孙文光虽然1958年才从四川美术学院毕业,但其美术创作从学生时代就早已开始了。1957年,他的作品入选了全国青年美术展,1958年他携作品参加了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美术展和第六届全国美术展,1997年他又参加了第五届中国艺术节工艺美术展并获得银奖。孙文光在多年的创作中佳品叠出,很多作品如《满江红》、《郑成功》被多家出版社争相出版。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孙文光倾注巨大心血、苦心孤诣创作的《百观音图》、《百钟馗图》、《百叶脉图》,在1992年广州“中华百绝博览会” 上引起广泛关注和好评,有50多家中外媒体对此作了特别报道,他创作的叶脉画《紫竹观音》还被大英博物馆荣耀收藏。就创作成就而言,在资中土生土长的近现代画家中,孙文光可谓独领风骚,他的简介也因此被多部权威辞典收入。

从懵懂少年到大学寻艺,从工艺研究到实践创作,从风雨如晦的文革时期到改革开放的黄金岁月,孙文光一直未停止过对美术创作的学习、思考和研究,他的理论功底和绘画造诣与日俱进,渐至炉火纯青自成一派。孙文光的画风主要承传于吴道子和徐悲鸿,其工笔画线条流畅、结构谨严、色彩丰富;其写意画意到笔隨、笔墨丰富、一气呵成。在他那挥洒自如的笔下,观音是那么的儒雅文秀,钟馗是那么的气贯长虹,佛像是那么的岸然端庄,现代人物是那么的充满生活意趣。

孙文光之所以在美术创作领域取得这么多不凡的成就,大致源于如下两方面:

首先,他一直坚守深具传统特色而又高扬创新品格的绘画之道——以诗为魂,以书为骨。孙文光认为,一个好的国画家,一定要加强国学积淀,领悟中国的道统和精神,如能拥有先哲深睿高华之感悟,拥有史家博雅浩瀚之气度,拥有诗家沉雄逸迈之风范,那么其创作必将如活水有源头,作品境界也会有质的提升。对于西画和国画,孙文光曾作了一番形象的比较:“西画是科学,中国画是哲学。中国画必然依托于笔墨,而状物有情。离开笔墨谈中国画,等于离开中国文字谈中国诗词,书画同源是中国画的基础。”孙文光不仅绘画好,而且写得一手漂亮的王体字和赵体字,他也时常告诫学生,学好中国画务必认真练习中国书法。在他的诸多学生中,申朝明的书法相当不错,在孙文光的引领下,申朝明于2015年成功加入了中国书法协会。孙文光年轻时曾在北京临摹过徐悲鸿的《八十七神仙图》和吴道子的《地狱变像图》,后来他将自己的临本借给申朝明临摹,申朝明经过一番刻苦练习,成功临下两个摹本,其中一幅临摹作品还被内江市档案馆收藏了起来。

其次,他一直坚持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贴近现实,并对生活与绘画进行深入细致的揣摩。每次创作前,都要提前深入生活作仔细的观察,并认真查阅相关资料进行比对,力求做到“艺术来源于生活、艺术遵从于生活,艺术又在真实基础上高于生活”。在创作《普天同庆》这幅年画时,他三异其稿,力求对领袖人物的刻画形神兼备、惟妙惟肖,这张年画在贵州美术出版社出版后,深受群众欢迎,创下了很大的销售量。在创作《赶场》、《樱桃红了》、《山茶飘香》、《农家乐》等作品时,他多次深入农村采风写生,体验改革开放后农民的生活实景。在创作《百钟馗图》时,他在县文化馆秦望东老师的支持协助下,到各地拍了一百张各种不同表情的钟馗表情像,对每一张钟馗像进行仔细观察和研究后才最终下笔。在创作《百观音图》时,他十次前往安岳县临摹石刻,并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

结缘叶脉画  绝艺灿天涯

一直以来,孙文光积极关注各种绘画技法和流派,以博采众长、融汇提升自己的绘画技艺。

早在北京求学和工作期间,他就多次到永乐宫观摩和学习壁画技法,并很快掌握了其中的创作要诀。回到资中文化馆上班后,他说服重龙山的主持智常大师,带领几个儿女和学生,把永乐宫的两幅壁画仿原样画到了永庆寺大殿的西墙壁上,现在这两幅壁画已成为永庆寺的一个重要景点。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孙文光偶尔在一个资料上看到关于印度贝叶画的介绍,一下子产生了强烈兴趣。他想,古人可以在岩壁、石壁、墙壁、墓壁、陶器、铜器、丝绢、布匹、纸张上画画,外国人也在羊皮、树叶上写字,为何自己不能以树叶作为绘画的载体呢?于是,他立即跑到图书馆查找资料,认真了解和研究此类画作的源流和技法。正是从这个时候起,研究、创作和传承贝叶画(叶脉画)成了孙文光晚年的一个主要艺术取向。

叶脉画的名称是由孙文光和资中著名摄影家魏竞扬商量后提出来的,因为资中本地很难找到贝叶,只能用类似的叶子来替代。为寻找合适的树叶,孙文光和儿女们几年来采摘了多种树叶来作试验。后在何昭恕先生协助下,终于发现有几种树叶可用来沤制叶脉,如黄桷兰叶、梧桐叶、木棉树叶、紫藤叶等。黄桷兰叶和梧桐叶是首选,这两种叶片沤制的叶脉细腻如绸,作出的画如绢画般漂亮。

创作叶脉画,有两个环节十分关键,也比较麻烦。

一是选叶沤叶。制作叶脉画要选那种老嫩适中、造型美观的叶片。叶片过老,很难沤泡。叶片过嫩,容易泡坏。沤泡的时间要适度,而且要按时换水,否则会泡成臭水,影响沤制成色。沤泡完成后,要用清水反复漂洗,直至叶肉全部脱落,只留下叶脉,然后进行凉晒。很多叶片在晒凉时,还要用平板进行压制,这样才能在晾干后显得平整舒展。由于叶脉上有很多小孔眼,最后还要用粉质颜料填充叶脉,也就是打底色。

二是作画。创作叶脉画,犹如螺丝壳里做道场,方寸之间做闪转腾挪,因而非常考验作者的功底。孙文光有着多年的绘画功底和丰富经验,因而他很快就摸索出一套创作叶脉画的成功技法。他创作的叶脉画,主要采用中国画的工笔手法,以中国画的线条为主。在孙文光的带领下,几个儿女和一大批学生都投入到了叶脉画的创作之中,出产了一大批精美的叶脉画作品。这些造型玲珑剔透、活灵活现的叶脉画,一面世就深受市场消费者的欢迎,并得到了很多绘画爱好者和收藏家的热烈追捧。一九八八年,内江电视台记者姚伟民对孙文光进行了专题采访,让叶脉画这一源于印度佛教界、并在川南小城资中生根开花的微型画种,被外界广泛知晓。资中叶脉画取得的最高成就和荣誉,一个是孙文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创作的《紫竹观音》被大英博物馆典藏,再一个是资中叶脉画成功获批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全球范围内绽放出了耀眼的光彩。

目前,资中叶脉画的发展已具相当规模。很多美术爱好者都抱着浓厚兴趣来向孙文光和他的家人学习叶脉画,孙文光毫无保留的把有关绘画技艺传授给了丘昌祥、黄金元、黄艺、吴昌良、王作东、张远斌等学生,让这一倾注了孙文光三十多年心血的绝技后继有人,并进一步发扬光大。

“天开画禀犹驽行,精血沃得群芳灿”!这就是孙文光,一位生于资中、长于资中,一生情牵绘画、心系桑梓的乡土著名画家。大河百代众浪齐奔,斯土画苑一菁长秀,在资中发展的滚滚洪流中,孙文光老先生的大名必将与龙山沱水同辉,而他的不朽作品和对朋辈后学的热心提携,也必将在资中的历史文化名城建设过程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