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乡村教师的自留地

用教育的理想打造理想的教育,用理想的教育来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

 
 
 

日志

 
 

《西南作家》2017.1:康式昭先生及其创作评介  

2017-02-21 22:13:17|  分类: 《西南作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式昭先生及其创作评介


文化小城走出的青年才俊

 

康式昭先生笔名康凯,1935年出生于成渝线上唯一的省级历史文化名城资中。资中自古以来就文风馥郁,而康老成长的家庭有着浓厚的诗书传家之风。还在上小学时,父亲就试图让他日后走上科研的道路,要求他每天定时到资中一中图书馆看书。小学二年级时,父亲为哥哥请来家庭教师,教授古文知识,并叫康老跟着学习。这段时间,康老背诵了大量古文,如《古文观止》、《陈情表》等。让人没想到的是,哥哥始终对文学没有产生多大兴趣,而康老却由此深深的爱上了文学。

1948年,父亲过世,迫于生活压力,康老离开学校,到药房当起了学徒。他决定当学徒的前一天晚上,失业的哥哥因找不到工作而垂头丧气,母亲抱着弟弟妹妹哭成一团。为替母亲分忧,他毅然离开了心爱的学堂。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资中县城开办了职工业余夜校。康老白天在药店当学徒,晚上就来到夜校听课,捧起久违的书本,他倍加珍惜。

1951年,得知川南资中中学(现资中一中)设立了助学金,康老于是考回了这所自己魂牵梦萦的母校,越级就读高中。就读期间,他担任了校学生会主席,并且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就念完了高中所有课程。1953年秋天,康老背着被子步行前往内江,参加为期5天的高考,当时他填报的所有志愿均为北京大学,第一志愿他毫不犹豫的填了中文系。苍天垂青这位胸怀理想的青年,他如愿考上了北大中文系。

1957年,北大共青团创办文学刊物《红楼》杂志,由北京大学名噪一时的才子,曾任学校团委宣传部长的康老担任主编。康老的第一篇小说《明天是曾月二十三》就发表在《红楼》杂志创刊号。

1958年大跃进期间,当全国上下无数人涌入写诗的潮流,康老组织北大话剧社集体创作了话剧《时代的芳香》。《时代的芳香》共47场,描写了北大化学系学生通过科研攻关制造香精的故事。作为新中国校园戏剧的发端,这部剧于1959年初在中央人民电视台播放。

1965年,康老创作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大学春秋》(与奎增合作),这部小说以北大校园为背景,是第一部反映新中国大学生活的长篇小说。他最初把手稿寄给《收获》杂志叶以群,叶以群连夜看完了整部小说,非常高兴,第二天便在《收获》杂志第6期上刊载,并打算进行连载。但随着“文革”的逐步展开,新中国成立后十七年的文学艺术被彻底否定,所有文艺刊物都不得不停刊,《收获》自然不能幸免。直到1981年,《大学春秋》才得以将未及发表的下卷合并上卷用单行本的形式正式出版。

  1966年,康老在邓拓主编的《前线》杂志社任文学编辑,是《三家村札记》的责任编辑,由于经手编发了“三家村札记”的全部杂文,受到牵连,为此在“文革”中历经种种艰辛和磨难。文革期间,他决心不再写东西。文革后,唐老重拾纸笔,积极支持创办《学习与研究》和恢复刊名后的《前线》,并为之撰写了大量杂文。

20世纪80年代,康老先后担任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文化处处长,北京市文联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1990年调文化部任政策法规司司长。工作之余,他全心投入创作,陆续发表或出版了大量文学作品。其代表作除了早年与人合作的《大学春秋》外,还有与夫人刘意情(依青)合作的中篇小说《在自由神耸立的地方》,电影文学剧本《青山遮不住》,文艺论文集《鼓吹与论争》、《文化:湖边思索录》,杂文随笔集《吃蜘蛛与吃螃蟹》、《说三道四集》、《是是非非集》、《康凯陈言集》,戏剧论集《说戏·戏说》等。

 

百忙之中高产的宏著佳篇

 

康老不仅是一个自小怀揣文学梦想和天赋文学异禀的人,也是一个创作精力十分旺盛的人。新中国成立以来,除去文革时期,他承担的工作任务一直都比较重,日常事务非常繁琐。但他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外总是挤出时间,夙兴夜寐、不辞辛苦的进行文学创作。2011年同心出版社出版了共八册总字数为350万字的《康式昭文集》,收录进这套文集中的作品,都是他在周末假日、夜深人静中写作出来的作品。而在文集之外,还有远远超过文集总字数的职务作品,即作为工作任务的各类型调查报告、请示报告、工作报告、工作计划或工作总结等。由于他一直被公认富有文才,因而在这些文件或文章的写作中,常常由他自己亲任主笔或主要撰稿人。也正因为工作所需和创作带来的广泛社会影响,康老的身上除了担任前面介绍的诸多社会职务外,还兼任有文化部艺术局重点剧目指导小组副组长;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中国艺术节奖、中国戏剧节奖、中国人口文化奖、戏剧梅花奖等全国性常设文艺类评奖的评委;以及中国小百花越剧节、中国黄梅戏艺术节、中国川剧节、中国京剧节、全国昆剧中青年调演、全国梆子戏剧种汇演、陕晋豫金三角戏剧汇演等专门性戏剧评奖的评委和召集人等。这些社会活动,耗去了康老不少精力,但反过来又使他的才华在更广阔的领域得以展示,也为他丰富社会生活阅历,激发创作灵感,扩展创作内容,提供了不竭动力和良好条件

可以说,康老除没有留下脍炙人口的诗歌外,在文艺创作和思想评论的多个领域,都带给了世人不少精品佳作。譬如小说类,他创作有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小小说;影剧类,他创作有话剧、电影剧本、电视短剧等;评论类,有文艺评论、文化研讨、思想评论等。《大学春秋》(与奎增合作),作为反映新中国大学生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1965年末由《收获》杂志刊出前半部分,但“文革”风暴袭来后即遭腰斩。“四人帮”倒台后,1981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旋即在北京电台“长篇小说连播”节目中,由瞿弦和、张筠英伉俪联袂演播。1983年又被列为数十家出版社推荐的中学生暑期读物,并被数十万中学生投票评为最喜爱的十本书之一。评论作品中,《说戏·戏说》专集包含了评论一百余部戏剧作品的文章。其中戏剧评论《捧出一个新样的曹操——评〈雀台歌女〉》、《闪耀着人性光辉的生命选择——评吕剧〈补天〉》,先后获田汉戏剧奖、评论一等奖和二等奖。青年读物《愿你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及《你我他之间——人怎样对待人》被评为中国首届优秀青年读物二等奖。文化建设论文《关于文化扶贫工程的思考和建议》,被评为1994年度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入选作品。他还写了大量文艺性散文、报告文学,主编《中国改革全书·文化体制改革卷》,参与主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理论建设丛书》(共10卷),选编优秀杂文集《嬉笑怒骂匡时政》等。

在康老的诸多文艺创作中,最突出、社会影响最大的是杂文。在8卷文集中,杂文就占了两卷,但这两卷并非他所写杂文的全部,而是以从严选择的标准,从新时期创作并结集出版的4部杂文集和20023月以后发表的杂文中精心选取的部分文章,其中有三十多篇获得过省市以上各类杂文评奖中的特等奖、一等奖。康老和他的合作者李世凯,曾被同行戏称为“得奖专业户”。正因为在杂文界拥有着崇高声望,康老曾连续两届被选为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至今仍然身兼着学会顾问。

 

关注社稷苍生的人品文风

 

康老前二十年的创作,由于身处特定的历史时代,难免会受到当时极“左”指导思想对作品或深或浅的干扰和影响。勿庸讳言,在那个政治挂帅、写作动辄得咎的年月里,一个作家如果一点都不受时代主流思想的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作品中自觉或不自觉地肯定某些当时被认为是正确的,后来又被历史否定的东西也是很难避免的。

而对康老后三十年的作品,可以说褒声四起、好评不断。无论是前二十年还是后三十年的作品,康式昭对民族文化的热爱和传承,对时代生活的深入关注和思考,以及在作品中体现出来的学人品质和独特写作风格,都一以贯之。从总体上看,至少有以下几方面值得我们这些后学晚辈认真学习和记取:

一是永葆积极向上的思想追求。不论是作品中的艺术形象还是各种论述,都无一例外的体现了康老对于生活、对于世界的美好理想和愿望。如发表在《红楼》杂志创刊号上的第一篇小说《明天是曾月二十三》,这部小说描述了他当学徒前一天晚上家里发生的事情,而从正月二十三那天开始,他小小年纪就要开始自己的学徒生涯.这部小说用了很多笔墨,来描述作者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再如康老和奎增合作的长篇小说《大学春秋》,这部小说以五十年代初期北京某大学为背景,着力描写了大学生们的学习生活、理想志趣、友谊爱情、欢乐苦恼,鲜活的展现了解放初期青年人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其中诚实质朴、舍己救人的团委书记“石头”许瑾,潇洒虚伪、品质低劣的班长、诗人白亚文,单纯漂亮的女同学陈筱秋,以及几成书呆子的“老夫子”吴学孟等等,都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贯穿全篇的陈筱秋与“石头”许瑾、诗人白亚文的爱情纠葛,则会唤起读者关于理想、关于英雄、关于爱情、关于崇高与低劣的深思。书中描绘的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在那艰苦的年月,更是成为了很多痛失大学机会的人们梦中的憧憬与向往!

二是始终贯注真实充沛的情感。康式昭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尽可能发自内心,是自己真情实感的流露——尤其在后三十年的作品中,更是如此。正如他自己所说:要始终以笔写心,口心如一,顽强地是我所是,无畏地非我所非,不打诳语,不作违心之论。他后期创作的大量杂文尤其体现出了这个特质。《呼唤伯乐——改革嬗变中的不谐和音》、《挂羊头卖狗肉戏考》、《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等,我们从文章的标题就能感受到康老真实的内心和真实的情感。

三是时刻关注着生活真实和社会苍生。康老无论身居多高的职位,他始终注重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始终注意观察和体悟世象人生,始终紧跟国家和世界向前发展的滚滚洪流,他的精神世界是开阔的,他的眼光是广远的,他的呼吸是与这个时代及在这个时代生活的广大民众合拍的。正因为这样,他的作品无论是小说、散文、杂文还是文艺评论,都永远闪烁着进步的光辉,放射出时代的气息,有着对于历史和现实、对于宏观与微象的深刻把握和独特看法,并以此打动着读者,激励着读者,启发着读者,唤起读者对生活和人生的深思。

四是熟练运用生动活泼而富有感染力的文字。康老的作品之所以影响力那么大,除了思想的深邃、情感的真实、题材的广泛,还有他别具一格的康式风格,很具有四川人那种辛辣尖锐、直爽风趣的特质,不仅语言生动鲜活,而且引证信手拈来,嘻笑怒骂皆成文章,可以说是“才子气呼之欲出,麻辣味举目皆是”。我们不仅可以从拜读康老的作品中感受到这一点,就是听他的报告和讲话也能充分的感受到这一点。

有一位学人曾说过:“凡是和康老共过事的人都能从多方面感受他的才子气。……在有些严肃的场合中,他的几句俏皮话,就可使整个会场活跃起来。”

诚哉斯言,康式昭先生不愧为我川人中的俊杰、高官中的学者、作家中的才子!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