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乡村教师的自留地

用教育的理想打造理想的教育,用理想的教育来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

 
 
 

日志

 
 

《西部教育研究》2016.4:笔耕不辍著作等身,情系桑梓辅掖后辈 ——资中籍著名作家康式昭及其创作评介  

2017-01-17 09:09:41|  分类: 《西部教育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耕不辍著作等身,情系桑梓辅掖后辈 

——资中籍著名作家康式昭及其创作评介


[内容摘要]当代资中籍文化名人康式昭在家乡捐资设立文学奖,致力于种下民族文化的基因。他早年工学结合并成为北大才子,旋即遭受文革磨难,中年笔耕高产,广涉小说、影剧、评论、散文、杂文、报告文学等各类文体,集成出版《康式昭文集》八册350万字。其勤学、进取、永注真情、关注苍生的人品文品值得学习。

[关键词]资中    作家    康式昭


在资中籍的当代文化名人中,著名作家康式昭是非常特别的一位。他既在诸多领域取得过很高的文学成就,又在宣传文化部门长期担任领导职务,堪称资中当代最负盛名的“学者型官员”或曰“官员式作家”。在康式昭的人生履历中,他相继担任过北京大学团委常委、宣传部长,北京市委机关刊物《前线》杂志编辑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文化处处长北京市文联党组副书记和书记处书记文化部政策法规司司长等职,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四川省艺术研究院顾问等,还曾任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人口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中国版权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北京文艺学会副会长、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等职。

2014年,笔者在资中县作协刊物《磐石》上发表了《金秋放歌》陋词40首,并荣幸的获得了第三届“康式昭文学奖”。“康式昭文学奖康式昭老先生捐资在资中设立的文学奖,意在激励家乡的文学后辈奋发努力创作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进而有力的促进家乡的文化建设

在这次颁奖盛典上,康老专程从北京回到家乡,亲自给我们颁奖、并发表了语重心长的讲话,还同大家一起进行了愉快的交流。坐在台下聆听其风趣幽默的讲话过程中,县作协主席告诉我,康老不久前还捐资并捐赠自己的8部文集及数十册著作和10000余册藏书,在资中县图书馆建立了一个磐石阅览室。听到这里,我再一次抬头仔细端祥这位面容和善、说话风趣、对家乡文学爱好者充满殷殷期望的年近八旬的老人,不禁在内心深处充满了深深的敬意,一种走进他、研究他、学习他的想法在心中油然而生。此后,我从朋友处借来了共八册洋洋350多万字的《康式昭文集》,在夜深人静或闲暇之时进行着虔诚的拜读和品味。

2015年 415日,我又有幸在内江市图书馆“大千讲座”学术报告厅聆听了康老作的《种下民族文化的基因——谈谈我的文学创作之路》专题讲座。耄耋之年的康老不愧学富五车的文坛大家,无论是童谣、诗词,还是戏剧、散文、小说中的经典桥段,以及各种名言警句,都信手拈来,语言依旧是那么的风趣幽默,其高度的思想性、强烈的感染力让在场的每一位文学爱好者都如醍醐灌顶、春风拂面。听了康老的讲座,更加让我认识到一个作家要写出好的作品,首先一定要在自己的知识背景和思想情感里种下民族文化的基因,只有对本民族的文化有了比较多的了解和深刻的理解,在这样的基础上,他才有可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乃至蜚声于世界的优秀作品。同时,通过这次讲座,我被康老对桑梓的拳拳牵挂和对家乡文化的大爱情怀所深深感动,他的经历、他的人格以及他的作品,无疑是康老给予我们这个时代的一笔宝贵精神财富。

文化小城走出的青年才俊

康式昭先生(曾用笔名“康凯”等二十余个)1935年出生于成渝线上唯一的省级历史文化名城资中。资中自古以来就人杰地灵、文脉渊远、文风馥郁,而康老成长的家庭有着浓厚的诗书传家之风,还在上小学时,父亲就试图让他日后走上科研的道路,要求他每天定时到资中一中图书馆看书。但在进入图书馆以后,他却迷上了文学名著,馆藏的各类名著让他如饿汉般一气儿全部看了个遍。小学二年级时,父亲为哥哥请来家庭教师,教授古文知识,并叫康老跟着学习。这段时间,康老背诵了大量古文、古典诗词,如《古文观止》、《唐诗三百首》、《白香词谱》等。让人没想到的是,哥哥始终对文学没有产生多大兴趣,而康老却由此深深的爱上了文学。

1948年,父亲过世,迫于生活压力,康老离开学校,来到药房当起了学徒。他决定当学徒的前一天晚上,失业的哥哥因找不到工作而垂头丧气,母亲抱着弟弟妹妹哭成一团,为替母亲分忧,他毅然离开了心爱的学堂。

虽然离开学校,但康老依然执着于他的文学初心,四处寻找各种文学书籍如饥似渴的阅读。看到老板娘喜欢看武侠小说,便厚着脸皮向老板娘借,白天不敢看,只能在晚上借着昏黄的油灯看,而且他还开始尝试创作,主要描写自己的学徒生活。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资中县成立了总工会,开办了职工业余夜校。康老白天在药店当学徒,晚上就来到夜校听课,捧起久违的书本,他倍加珍惜。

1951年,得知川南资中中学(现资中一中)设立了助学金,康老于是考回了这所自己魂牵梦萦的母校,越级就读高中。就读期间,他担任了校学生会主席,并且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就念完了高中所有课程。1953年秋天,康老背着被盖步行前往内江,参加为期5天的高考,当时他填报的所有志愿均为北京大学,第一志愿他毫不犹豫的填了中文系、第二志愿北大物理系、第三志愿北大数学系。苍天垂青这位胸怀理想的青年,他如愿考上了笫一志愿一一北大中文系。

1957年,康老已成为北京大学名噪一时的才子,北大共青团创办文学刊物《红楼》杂志时任学校团委宣传部长康老担任主编。康老的第一篇小说《明天是正月二十三》就发表在《红楼》杂志创刊号上。

1958年大跃进期间,当全国上下无数人涌入写诗的潮流,康老组织北大话剧社集体创作了话剧《时代的芳香》(他和温小钰主笔)。《时代的芳香》共47场,描写了北大化学系学生通过科研攻关制造香精的故事。作为新中国校园戏剧的发端,这部剧于1959年初在中央人民电视台播放。

1965年,创作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大学春秋》(奎曾合作),这部小说以北大校园为背景,是第一部反映新中国大学生活的长篇小说。他最初把手稿寄送人民文学出版社韦君宜社长,《收获》杂志主编叶以群从韦君宜处发现文稿,连夜看完了整部小说,非常高兴,第二天便通知作者,决定在《收获》杂志6期上刊载,并打算进行连载。但随着“文革”的一声炮响,新中国成立后十七年的文学艺术被彻底否定,所有文艺刊物都不得不停刊,《收获》自然不能幸免。有意思的是,登载《大学春秋》的本期《收获》第一篇,即吹响“文革”号角的姚文元《评三家村》!

直到1981年,“文革”噩梦结束之后,《大学春秋》才得以将未及发表的部分合并已发部分用单行本的形式正式出版。但这,仍只是作者原计划的上部。

  1961年,康老调入邓拓主编的《前线》杂志社任文学编辑,是《三家村札记》的责任编辑,由于经手编发了“三家村的全部杂文,受到牵连,为此在文革中历经种种艰辛和磨难。文革期间,他决心不再写东西。

文革后,康老重拾纸笔,积极支持创办《学习与研究》和恢复刊名后的《前线》,并为之撰写了大量杂文。

20世纪80年代,康老先后担任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文化处处长,北京市文联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1990年调文化部任政策法规司司长。工作之余,他全心投入创作,陆续发表或出版了大量文学作品。其代表作除了早年与人合作的《大学春秋》外,还有与夫人刘意情(依青)合作的中篇小说《在自由神耸立的地方》,电影文学剧本《青山遮不住》,文艺论文集《鼓吹与论争》、《文化:潮边思索录》,杂文随笔集《吃蜘蛛与吃螃蟹》、《说三道四集》、《是是非非集》、《康凯陈言集》、《康凯杂文》,戏剧论集《说戏·戏说》等。 

百忙之中高产的宏著佳篇

康老不仅是一个自小怀揣文学梦想和天赋文学异禀的人,也是一个创作精力十分旺盛的人。新中国成立以来,除去文革时期,他承担的工作任务一直都比较重,日常事务非常繁琐。但他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外总是挤出时间,夙兴夜寐、不辞辛苦的进行文学创作。2011年同心出版社出版了共八册总字数为350万字的《康式昭文集》,收录进这套文集中的作品,都是他在周末假日、夜深人静中写作出来的作品。而在文集之外,还有远远超过文集总字数的职务作品,即作为工作任务的各类型调查报告、请示报告、工作报告、工作计划或工作总结等。由于他一直被公认富有文才,因而在这些文件或文章的写作中,常常由他自己亲任主笔或主要撰稿人。也正因为工作所需和创作带来的广泛社会影响,康老的身上除了担任前面介绍的诸多社会职务外,还兼任有文化部艺术局全国重点剧目指导小组副组长;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中国艺术节奖、中国戏剧节奖、中国人口文化奖、戏剧梅花奖等全国性常设文艺类评奖的评委;以及中国小百花越剧节、中国黄梅戏艺术节、中国川剧节、中国京剧节、全国昆剧中青年调演、全国梆子戏剧种汇演、陕晋豫金三角戏剧汇演等专门性戏剧评奖的评委和召集人等。这些社会活动,耗去了康老不少精力,但反过来又使他的才华在更广阔的领域得以展示,也为他丰富社会生活阅历,激发创作灵感,扩展创作内容,提供了不竭动力和良好条件。正如著名的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所说:“凡是艺术家都不宜只在本行小范围之内用功夫,须处处留心玩索,才有深厚的修养。鱼跃莺飞,风起水涌,以至于一尘之微,当其接触感官时我们虽常不自觉其在心灵中可生若何影响,但是到挥毫运斤时,他们都会涌到手腕上来,在无形中驱遣它,左右它”。

可以说,康老除没有留下脍炙人口的诗歌外,在文艺创作和思想评论的多个领域,都带给了世人不少精品佳作。譬如小说类,他创作有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小小说;影剧类,他创作有话剧、电影剧本、电视短剧等;评论类,有文艺评论、文化研讨、思想评论等。《大学春秋》(与奎曾合作),作为反映新中国大学生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1965年末由《收获》杂志刊出前半部分,但文革风暴袭来后即遭腰斩。四人帮倒台后,1981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旋即在北京电台长篇小说连播节目中,由瞿弦和、张筠英伉俪联袂演播。1983年又被列为数十家出版社推荐的中学生暑期读物,并被数十万中学生投票评为最喜爱的十本书之一。评论作品中,《说戏·戏说》专集包含了评论一百余部戏剧作品的文章。其中戏剧评论《捧出一个新样的曹操——评〈雀台歌女〉》、《闪耀着人性光辉的生命选择——评吕剧〈补天〉》,先后获田汉戏剧奖、评论一等奖和二等奖。青年读物《愿你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及《你我他之间——人怎样对待人》被评为中国首届优秀青年读物二等奖。文化建设论文《关于文化扶贫工程的思考和建议》,被评为1994年度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入选作品。他还写了大量文艺性散文、报告文学,主编《中国改革全书·文化体制改革卷》,参与主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理论建设丛书》(共10卷),选编优秀杂文集《嬉笑怒骂匡时政》等。

《康式昭文集》一共八集。文集() 为康老和奎曾合作的长篇小说《大学春秋》。文集() 为康老的文艺创作卷《青山遮不住》,这一集收录了他创作的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小小说,话剧剧本、电影文学剧本、电视短剧,以及散文、报告文学多篇。文集() 为康老的文学评论卷《说长道短集》,这一集收录了他已出版的《 鼓吹与论争 》集(文化艺术出版社19918月版),《 说三道四集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01月版),以及未收入的论文数十篇。内容涉及文学评论、文学理论方面,既有对当代文学、当前文化思潮的评析,也有对古典文学、古典诗词及外国文学的赏析文章。文集() 为康老的艺术评论卷《说戏·戏说集》。这一集包括影、视、舞蹈、戏剧方面的评论文字,重点是戏剧评论。主要是已出版的《 说戏·戏说》集(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9月版),同时收集了论文《闪耀着人性光辉的生命选择——评吕剧补天》、《 捧出了一个新样的曹操——评秦腔雀台歌女 >》。 文集() 为康老的文化理论卷《文化:潮边思索集》。这一集包含了作者对商品大潮中文化问题思考的大量文章,比较多的是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文化对策等。文集() 是康老和李世凯合作的青年读物卷《愿你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这一集主要是对青年进行思想方法、待人处世、人生意义等方面启迪的读物。作者用通俗易懂的方法,借用古今中外的实例,生动地解说唯物论和辩证法,以及人生观、世界观等。集内包含已出版的三本书:《愿你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思想方法漫谈》(中国青年出版社1984年版),《你我他之间——人怎样对待人》(天津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创造有价值的人生》,(北京出版社1985年版)。前两本均获国家出版局、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中宣部出版局等19865月联合举办的全国首届优秀青年读物奖,后者被列入全国总工会向全国职工推荐的书目。文集() 为康老的杂文随笔卷《闲话阿Q的无赖和霸道》。含《吃蜘蛛与吃螃蟹 》集(1979年至1988年之杂文选集,北岳出版社198910月版),《是是非非集》(1989年至1994年间创作的杂文选集长江文艺出版社19958月版),以及《 说三道四集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09月版)的部分文章。其中,1992年所写杂文《 闲话阿Q的无赖和霸道》,2006年被选入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中语文(必修)第五册语文读本。文集() 为康老的杂文随笔卷《“上帝”与“衣食父母”》。含《康凯陈言集》(1995年至1997年的杂文选集北京京华出版社199810月版)、《康凯杂文》(1998年至2001年的杂文选集北京出版社20023月出版)、《灵魂塑造者的灵魂》(“北京杂文选粹丛书”之一,北京出版社20025月版),以及2002年以后的杂文作品。

在康老的诸多文艺创作中,最突出、社会影响最大的是杂文。在8卷文集中,杂文就占了两卷,但这两卷并非他所写杂文的全部,而是以从严选择的标准,从新时期创作并结集出版的部杂文集和20023月以后发表的杂文中精心选取的部分文章,其中有三十多篇获得过省市以上各类杂文评奖中的特等奖、一等奖。康老和他的合作者李世凯,曾被同行戏称为得奖专业户。正因为在杂文界拥有着崇高声望,康老曾连续两届被选为北京市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至今仍然身兼着学会顾问。

关注社稷苍生的人品文风

作为当代中国的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杂文家,康老不管是处于逆境还是处于顺境,不管是当老百姓还是做高官,不管是从学徒、学生,到杂志编辑,到党、政、群机关领导干部,官至司局正职,他都从未停止过读书、思考和写作。写作成了他生命自我实现的重要方式,他成长史、生命史就是他自己作品不断问世的历史。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不知不觉,康老的写作生涯已历经半个多世纪。他前二十年的创作,由于身处特定的历史时代,难免会受到当时极“指导思想对作品或深或浅的干扰和影响。勿庸讳言,在那个政治挂帅、写作动辄得咎的年月里,一个作家如果一点都不受时代主流思想的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作品中自觉或不自觉地肯定某些当时被认为是正确的,后来又被历史否定的东西也是很难避免的。

而对康老后三十多年的作品,可以说褒声四起、好评不断。这后三十年的作品,有很多都不愧为改革开放时代交响曲中绽放独特华彩的精美乐章,无论是作品深刻的思想性,笔锋的尖锐老辣,还是写作视角的独到敏锐,在同时代的作家群体中,都堪为上乘。但无论是前二十年还是后三十年的作品,康式昭对民族文化的热爱和传承,对时代生活的深入关注和思考,以及在作品中体现出来的学人品质和独特写作风格,都是一以贯之的。从总体上看,至少有以下几方面值得我们这些后学晚辈认真学习和记取:

一是永葆积极向上的思想追求。不论是作品中的艺术形象还是各种论述,都无一例外的体现了康老对于生活、对于世界的美好理想和愿望。如发表在《红楼》杂志创刊号上的第一篇小说《明天是正月二十三》,这部小说描述了他当学徒前一天晚上家里发生的事情,而从正月二十三那天开始,他小小年纪就要开始自己的学徒生涯.这部小说用了很多笔墨,来描述作者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再如康老和奎曾合作的长篇小说《大学春秋》,这部小说以五十年代初期北京某大学(实为北京大学)为背景,着力描写了大学生们的学习生活、理想志趣、友谊爱情、欢乐苦恼,鲜活的展现了解放初期青年人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其中诚实质朴、舍己救人的团支部书记“石头”许瑾,潇洒虚伪、品质低劣的班长、诗人白亚文,单纯漂亮的女同学陈筱秋,以及几成书呆子的“老夫子”吴学孟等等,都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贯穿全篇的陈筱秋与“石头”许瑾、诗人白亚文的爱情纠葛,则会唤起读者关于理想、关于英雄、关于爱情、关于崇高与低劣的深思。书中描绘的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在那艰苦的年月,更是成为了很多痛失大学机会的人们梦中的憧憬与向往!

二是始终贯注真实充沛的情感。康式昭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尽可能发自内心,是自己真情实感的流露——尤其在后三十年的作品中,更是如此。正如他自己所说:要始终以笔写心,口心如一,顽强地是我所是,无畏地非我所非,不打诳语,不作违心之论。他后期创作的大量杂文尤其体现出了这个特质。《呼唤伯乐——改革嬗变中的不谐和音》、《挂羊头卖狗肉戏考》、《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马桶溅水的尴尬》、《下基层吓基层》、《大市场小欺诈》、《宁愿认它是误传——谈深圳豪门宴》、《误传:更深一层的悲哀——再谈深圳豪门宴》等,我们从文章的标题就能感受到康老真实的内心和真实的情感。被康老常常引用的屈原的两句话——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似乎成了他自己的座右铭,激励、鞭策着他在写作路上永铭初心,永注真情,永远褒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

三是时刻关注着生活真实和社会苍生。一个作家,如果不关注大千世界,如果不对社会人生心怀善意和怜悯,他就不可能在作品中体现出正确的思想倾向和人类的正常思想感情。同时,一个作家如果不走出书斋,走近真实生活中去观察、体悟、搜集和积累,他的创作就会失去源头活水,就会远离社会生活实际,甚至与时代的脉搏脱节。康老无论身居多高的职位,他始终注重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始终注意观察和体悟世象人生,始终紧跟国家和世界向前发展的滚滚洪流,他的精神世界是开阔的,他的眼光是广远的,他的呼吸是与这个时代及在这个时代生活的广大民众合拍的。正因为这样,他的作品无论是小说、散文、杂文还是文艺评论,都永远闪烁着进步的光辉,放射出时代的气息,有着对于历史和现实、对于宏观与微象的深刻把握和独特看法,并以此打动着读者,激励着读者,启发着读者,唤起读者对生活和人生的深思。

四是熟练运用生动活泼而富有感染力的文字。康老的作品之所以影响力那么大,除了思想的深邃、情感的真实、题材的广泛,还有他别具一格的康式风格,很具有四川人那种辛辣尖锐、直爽风趣的特质,不仅语言生动鲜活,而且引证信手拈来,嘻笑怒骂皆成文章,可以说是“才子气呼之欲出,麻辣味举目皆是”。我们不仅可以从拜读康老的作品中感受到这一点,就是听他的报告和讲话也能充分的感受到这一点。有一位学人曾说过:“凡是和康老共过事的人都能从多方面感受他的才子气。他不仅仅写文章出手快,用语准而美,而且在言谈话语中,一些名言警句、古典诗词常常随口而出。在与人争论时,一连串比喻和尖锐甚至有点刻薄的语言,常常让对方喘不过气来。在有些严肃的场合中,他的几句俏皮话,就可使整个会场活跃起来”。诚哉斯言,康式昭先生不愧为我川人中的俊杰、高官中的学者、作家中的才子!

正如前文所述,康老的写作类型广博得令人叹为观止,几乎涉猎过所有写作门类,而且在多个门类都取得了极为突出的成就,拥有着大量的作品。他之所以能在繁忙的“官场”事务之余,取得这么多不可思议的成果,成为一名著作等身的文学大家,首先是与他在童稚时期所处的环境和身受的教育密不可分。作为文化名城的家乡文化的浸润,书香门第的熏陶,父亲对子女成长的重视,母亲用童谣开启的发蒙教育,川剧字斟句酌的台词熏陶,以及古典诗词、小说的渗透影响等等,这一系列启蒙教育,奠定了康式昭根植于传统文化的深厚学养根基和与生俱来的学人气质。

更重要的是,青年时期的康式昭充分利用北大丰富的藏书和大师们的指导,抓住难得的求学光阴,纵览群书,广取博收,极大丰富了自己的知识面,同时认真学习别人的写作技巧,苦练文字表达基本功,大胆尝试写作,在写作实践中不断磨炼、提高自己的创作才能。而他后来对文学创作的勤奋刻苦,对民众生活和情感始终如一的关注关怀,对时代脉搏的敏锐捕捉,加上他性格中永难磨灭的嫉恶如仇、憎爱分明和幽默风趣,更为他的写作插上了飞腾的翅膀,增添了可爱的味道!

笔者不才,作为康式昭老先生的资中同乡和后学晚辈,对康老的作品拜读有加但体会有限,不能更为全面深入的评介康老那洋洋数百万字的不朽作品。不过谨通过这一篇小文,向读者朋友推荐一下康老和康老的作品,请生活在这个日新月异、生活潮流变化得令人眩目的时代的人们,也能来重温一下康老那些严肃深刻但可读性极强的文字,但愿它能在你的心灵种下更多的民族文化基因,并让你对人类和世界的命运学会观察和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